申军良的寻子十五年:很感激一路上帮助我的各种好心人

大众网・海报新闻3月7日广州报道(见习记者 文露漪)今天上午10点,大众网・海报新闻记者在增城区维也纳酒店见到了申军良。他穿着紫色的衬衫,从山东济南带着妻子、弟弟开车20多个小时来到增城。从接到增城警方的通知到现在的50个小时里,他几乎没有睡过觉,每天就吃一碗泡面或者河粉。“在我寻找儿子的15年里,最近这两天是最煎熬。”申军良搓着黝黑粗糙的手说。

资料图:申某之父申军良张贴寻子告示。受访者供图

申军良展示儿子的照片。(资料图片)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波、苏韵桦 摄

春节前,他接到警方通知,孩子和他的基因已经对比上,但因为牵扯到人贩子梅姨和其他被拐卖孩子的下落,警方暂未安排父子相见。

“腊月二十六,申聪的照片我已经看到了,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,圆圆的脸蛋,正在读初中。那么多年我找了很多像他的孩子,真正见到他的照片,才觉得是最像的。他要是往我跟前一站,我一眼就能认出是我儿子!”申军良说,“孩子找到了我就想着尽快把孩子接过来,春节前我说‘今年孩子一定要在家过春节’。”

春节没能见到孩子,申军良从初七开始准备,想着能在正月十五之前见到孩子。“抢我孩子的人贩子落网以后,我们在济南的家里就给申聪准备了房间,初七开始我们就擦桌子、打扫房间,”申军良说。

因为紧张,待在济南的申军良每天都在家里走来走去,一天能走上一万多步。在家这些天里,他最关注两件事,“一件是广东疫情严不严重,每个市每天的新增人数是多少,我孩子还在这边啊。另一件,我和负责案子的警官加了好友,每天每天都会刷他的步数,想着他是不是在办我孩子的案子。“

前天,他接到警方通知到广东认亲。前天下午三四点他和家人从济南出发,昨天下午八九点才驾车赶到增城,住到了临近增城公安局的酒店里。出发前几天他还在济南城里转悠,想找服装店给孩子买一些新衣服,没想到店铺关门,只能委托在东莞的初中同学帮孩子买了两身衣服。“孩子估计一米七多,他弟弟穿的是43码的鞋,我们也给他买了双43码的鞋。另外我们还在济南找到了五个N95的口罩,都带过来了准备给孩子用。”申军良说。

寻子十五年,孩子终于找到了,申军良很快就能和孩子见面。“我很感激一路上帮助我的各种好心人,也希望其他被拐卖孩子能早日找到、人贩子早日抓到和执行死刑。”申军良说。

Related Post